Sev

王先生的茶杯犬

突然觉得展会有朋友的感觉真好

第一次见到真人,超帅,超可爱的

一想到我的小可爱离我只有两站地铁,就想翘班(图源见水印)

白敬亭至上主义者

 *魏白魏无差

*张志刚&captian白;白小爷&魏博尔术

*梗来自《西虹市首富》

       "方便谈谈吗?"

       白小爷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人,突然觉得这个世界玄幻了。

       他看着那个除了年纪其他与自己的男朋友别无二致的男人,突然觉得不论这个男人说出什么样的话,他都会义无反顾相信。

       “你是谁?”白小爷看着面前人的梨涡,忍住想要戳一下的冲动,表情严肃。

       对面的人不置可否,只轻笑了一声,“这件事听起来可能有些巧合,但是我没有说谎,”看着他的眼睛说,“你的爷爷有没有和你说过他有一个夭折了弟弟,其实他并没有夭折,只是当时不慎和家人走失了,前几天他才刚刚在法国过世。”

       “他,是什么样的人?”白小爷的声音有些忐忑,前不久他才刚刚得知失踪已久的母亲是被甄馆长杀害来复活自己的男友,万没想到现在又有另一位亲人的消息,虽然已经过世,但是还是有少许慰藉。

       对面的男人虽早已两鬓斑白,听到他的问题却仍露出温暖的笑容,“他是个很好的人,非常好!”

       他们的故事没有想象的那么轰轰烈烈,反而和其他人比起来都稍显平淡,自己的二爷曾经是一位船长,专门负责从中国到法国的航线,而对面的男人叫做张志刚,张先生是一位西餐厨师,二人是在张先生去法国留学的路上认识的。

       因为志趣相投又或是同病相怜,两位先生自然的相知,而后相爱,当年虽然没有现在这么开放,但是两位先生都无亲无故,也都四海漂泊,世俗的眼光对两位先生没有造成多么大的阻碍,反倒成为两位先生坚定的站在一起的动力,两位先生就这样生活在了一起。

       直到去年,由于常年的水上生活,白二爷的身体突然崩溃了,还没有机会和张先生多说几句话,就昏迷了,住进了ICU,只是张先生在白先生住进加护病房时,突然发现自己没有办法在手术同意书上签字时,才惊觉自己与他在法律上没有任何关系,至多只能以朋友的名义站在他的身边。

       至此,张先生才想到要找寻白先生的亲人,其实之前在张先生稍有成就之时也曾升起过为白先生找寻亲人的念头,但当时白先生怕家人不像自己记忆中那般好相处,反而会借着家人的名义分开他们二人。

       万万没想到,世俗都没将这二人分开,却偏偏被这病魔打败,白先生自住进ICU以来每日清醒的时间不过一两个小时,每每清醒必然要张先生陪在身边,两位先生不会说太多的话,只是望着对方,却也是在这无声的相处中,张先生快要爆发的情绪被一点点安抚下来。

       许是看张先生已经平静下来,许是太累了撑不下去了,白先生没过几日便走了。

       张先生在办完白先生的葬礼后,整整十日没有出门,把自己关在家中,在邻居害怕张先生自杀了差点报警的时候张先生终于出门了。

       没多久就找到了白小爷,张先生原本没有打算见白小爷的,只是在看到白小爷的照片之后,看到他与白先生别无二致的样貌时才想着要见他一面。而后又查到白小爷也有一个同性恋人之时,也只能感慨一句造化弄人。

      其实张先生这次和白小爷见面,也是不忍心看到两位有情人因为世俗分开,许是白小爷的相貌的缘故,他是真的把白小爷当成了白先生的孩子,看到两个孩子明明相爱,却因为放不开心里的结而选择分开,他是真的不忍心。

       想到这些,他还是忍不住和白小爷多说了几句,“听说,你也有一个男朋友?方便和我说一下吗?”白小爷看着他的眼睛,刚刚沸腾的情绪也安定下来,“其实也没什么,你应该也知道,”白小爷垂下头。

       “他叫博尔术,是一间博物馆的保安,那时候是因为查到妈妈失踪的事情和博物馆馆长有关,为了找线索那段时间几乎每天都要去博物馆逛两圈,一来二去就熟悉了,后来才知道原来是甄馆长杀害了妈妈,用她的血复活了成吉思汗的属下,而那个人就是博尔术。所以……”白小爷哽咽一下,没有说下去。

       “你是喜欢他的,对吗?”

       “喜欢,很喜欢。”

       “那不就够了吗?”张志刚抬头望了眼天色,“天黑了,我该回家了,他一个人在家会害怕的。至于你和博尔术的事情,只能由你自己做决定了!”说完就离开了。

         “是吗?”白小爷问了自己一句,看了眼窗外,也离开了。

兄弟,含下去

论粉丝的自我修养,跑的我腿都快断了
龙华中路→五角场→南京东路→新天地

吃醋

ooc都是我的,一发完,超短,魏白魏

“大勋,”白敬亭突然问道,“你喜欢过她吗?”

“谁啊?”魏大勋看着白敬亭正经的样子突然严肃起来,脑子里闪过了无数个念头,紧张的都快冒汗了。

“李沁啊,清新cp呢。”

“怎么突然想起了问这个,吃醋了?”魏大勋松了一口气,坏笑着靠近了窝在沙发里的捧着手机的白敬亭。

“没有,”白敬亭别过头,“鬼才吃醋嘞!”越说声音越小。最后一个字在嗓子眼里咕哝了一声又咽了回去。

“屋里白白啊~”魏大勋一脸贱兮兮的望着他,“你会吃醋了呢,我好开心。”说着说着魏大勋的声音突然低了下来“白白,白白,你是我的白白啊!”魏大勋望着他的眼睛“我也是你的,只是你的!”

白敬亭一把就推开了魏大勋,“怎么突然说这个啊,腻不腻啊!”红彤彤的耳朵却泄露了他心里的不平静。

“不腻不腻,怎么样都不腻,”魏大勋抱住白敬亭一把埋进他的怀里“我就是喜欢你,最喜欢你了,喜欢看你为我吃醋的样子,不过醋吃多了可不好呢。”魏大勋一脸正经的看着白敬亭,“所以啊,你要记得,我,魏大勋只喜欢你白敬亭,知道吗?”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